《武魂让我开局就无敌》

返回书页

紧急情况:soshuw.com 被强打不开了,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.soshuwu.com

第176章 说话

作者:

恨天高吗

最新章节全文阅读txt下载
[柯南]我在酒厂的那些年 于是我去了斗罗大陆 我,宇智波老祖,开局毁灭木叶 约战之黎明曙光 精灵盗墓者 荒野最强求生 某魔法的霍格沃茨 带着神墓镇压斗罗 大博学者的二次元 斗罗之兽破苍穹
    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“武魂让我开局就无敌 搜书网(www.soshuwu.net)”查找最新章节!
    王浩一语既出,四座皆惊。

    不过众人中,反对的呼声最高的还是六行中的五位首座和恤字脉的首徒。

    恤字脉首徒汤臣碧看上去是一个中年男子,不过他现年已经三百七十岁,天赋还算不错,现在已经是元婴的修为了。

    本来在恤字一脉首座羽化之后,作为首徒的他,如果不如意外的话,那绝对是他继承首座的位置。

    可没想到半路杀出来个王浩。

    更让他气愤的是,对方竟然只有六岁,而且修为不过是筑基期而已。

    不仅仅是他,在场的除了韦庄之外,谁又会想到会是这个局面呢?

    看着汤臣碧欲言又止的模样,韦庄大手一挥,“臣碧,有话但说无妨。”

    汤臣碧脸上阴冷,听闻这句话之后,又朝着周围另外几个六行的首座看了看,得来的全是激励的眼神。

    他鼓起勇气,揖礼道:“宗主,臣碧认为不可。”

    “哦,且说说为何不可?”

    “原因有三。其一,王浩虽六艺皆通,不过现在只是筑基修为。这等修为,恤字一脉三百五十八人,只有五十七人低于筑基的。”他停顿了一下,看了看韦庄。

    韦庄不置可否,说道:“继续!”

    “其二,王浩现年不过六岁,心智未熟,恤字一脉,肩负体恤天下百姓为重任,这样一个小孩,恐怕是不太合适。

    其三,刚才在探查他修为的时候,臣碧发现他所学并非我山河院功法,臣碧怀疑,王浩可能是奸细!”

    这一个个理由,字眼中的锋芒也在一点点增加。

    到了最后,干脆将一顶奸细的大帽子扣在了王浩的头上。

    听闻汤臣碧的说法,王浩站在一旁,却是一阵冷笑。

    看着王浩这幅作态,汤臣碧像是抓住了把柄一般,不顾形象的跳了起来,伸出手来指着王浩说道:“你们看,这便是被我识破了,所以用笑来掩饰自己。”

    他话音落下,竟要动起手来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忽闻首席之上一声爆喝响起。

    “放肆!”

    随着这一声爆喝,一阵恐怖的威势瞬间将大殿笼罩。

    方才还纷扰的大殿之中,瞬间变得鸦雀无声,落针可闻。

    韦庄还未说话,一旁的王浩却是先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整个大殿的注意力都被王浩吸引过去。

    他小小的身影慢慢走到了大殿的中央,然后缓缓地踱步着。

    用一双漆黑的眼看着这些自称大儒的修士。

    他笑得更加大声了。

    汤臣碧出言斥责,王浩将脚步向他一迈,先天之炁涌动,一道道蝌蚪符文围绕在他的周围。

    “你的三个问题问得很好,不用宗主回你,这些问题就由我来回答你!”

    “你们在意我的年纪,在意我的修为,在意我是否是奸细。对,我承认这些都是有可能的。不说在座的各位,修为没有元婴以下的,见识也没有我短的。可你们可曾在筑基时期体悟道心?一个没有!”

    众人被他这个六岁小孩说得脸上一红。

    王浩继续说道:“至于什么恤字一脉肩负什么天下苍生。”他冷笑一声,“如今天下战火肆虐,饿殍遍野,十室九空。我请问,这个时候,恤字一脉在何处?”

    众人脸上更加红了。

    “至于说我是奸细,这可真是好大一顶帽子!”

    “而至于说我修行的并非本宗门的功法,汤臣碧,你且说说,何为本宗功法?”

    面对咄咄逼人的王浩,因为是在大成殿的关系,汤臣碧不可能直接动粗,而面对王浩的一个有一个的反驳,他此时已经涨红了脸。

    关于最后的这个问题,理所当然地回道:“当然是本宗天书宝库所藏才算是本宗功法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他话音未落,便响起了王浩的笑声。

    “你笑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笑你太过愚昧!”王浩毫不客气地反驳,“我且问你,《浣花集》可算我宗门功法?”

    “宗主的《浣花集》自然是我宗至上的功法!”

    “好,那请问,四百一十三年前,可有《浣花集》?”

    “没……”汤臣碧话一说出口,便发现已经中了王浩的圈套。

    他如果要是否定的话,那他岂不是否定了韦庄。

    这个“没有”两个字是无论如何也不能说出口的。

    他当即朝着韦庄揖礼道:“臣碧唐突了!”

    韦庄面无表情地点点头,然后挥手让他站到一边去。

    “想必此时在座的各位首座、长老或是首徒,大家的答案都是一样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修行的功法叫《天上无双诀》恤字一脉的弟子,只要日后贡献突出,便可向我讨要这门功法。”王浩信口胡诌了一个名字,也不管后面会不会露馅,只保管将眼前的局面糊弄过去再说。

    这个名字听上去霸气非凡,众人都是互相望望,然后窃窃私语,纷纷询问是否听闻这门功法。

    王浩信口胡诌的名字当然是不存在的,不过最后他们还是得出了一个结论——这门功法能够让王浩在筑基便体悟道心,实在是非常强大的一门功法。

    韦庄看着众人,又看看一本正经的王浩,强忍着内心的笑意。

    随后咳嗽一声,大殿之中又恢复了安静。

    “王浩你才回宗几日,这些人再如何不济,再怎么说也是长辈,日后的长幼礼数还是要敬到的。”

    韦庄这句话明面上来看是在说王浩的不是,可话里行间的意思却是在数落这些长老不济。

    大殿之中没人没听出这句话的背后意思,之前经由汤臣碧一闹,这下子他们也不敢再触王浩的霉头了,谁晓得这个小子如此能说会道。

    王浩得了便宜,装作不情不愿地回道:“是!”

    “那关于任命王浩为恤字一脉首座的问题上,可还有异议?”

    众人心中自然有百般不愿,此时哪里还能说。只好纷纷揖礼道:“谨遵宗主圣谕!”

    一切尘埃落定,随后众人便纷纷散去。

    御字首座傅博清朝着王浩走了过来,蹲下来拍拍他的肩膀,脸上的笑容极为和善,并且也出言鼓励王浩。

    王浩对这个老头的印象又好了几分。

    随后便是射字首座用鼻子看着他说道:“小子,你六艺皆通,明日来我射字一脉修行,可别忘了!”

    王浩看着他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,也只好硬着头皮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之前他是仗着韦庄给他造的势,所以才表现得那般盛气凌人,说起来还是他的修为太低,不然的话,哪需这般低声下气。

    听到王浩肯定的答案,邵君武的心情大好,哈哈大笑着出了大殿。

    这一个头开了之后,六艺的其余三脉也跟着来“威胁”了王浩一番,看着王浩吃瘪之后才大笑离去。

    藉此,他也算是将六艺中的五艺首座认了一个遍。

    礼字脉的首座庄晓琳是个风韵犹存的女子,乐字脉的柳永披头散发,身上却是一阵幽香,看上去年纪不大。

    而数字脉的则又是一个不苟言笑的老者,名叫祖云臻。至于书字的徐熙,由于常年在外,王浩没能见着这个山河院传说中的人物。

    王浩留在了最后,他感觉韦庄有话对自己说。

    果然,在众人散去之后,韦庄叫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王浩,作为你这边来看,可觉得宗门内的有什么问题?”韦庄也不客套,直接开门见山。

    王浩听着韦庄的询问,有些为难。

    韦庄哈哈一笑,说道:“怎么,刚才的你那般气势,可不见你现在这模样。”

    “方才不得不那样做,谁都希望心平气和地论事,可有时候必须要那样做。”

    韦庄很是好奇,这个六岁的小娃娃,最初连自己的姓名都没有,又记忆起便是一个乞丐,怎么会懂得这么多东西。

    他向王浩询问,王浩也给出了答案。

    作为乞丐,装可怜算是基本功,但要保证每次出去都至于空手而归,还需要会说一肚子的漂亮话,只有把对方说高兴了,施舍者才不会吝惜一枚铜板。

    韦庄听闻又是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其实宗主何必问我这样的问题,山河院的情况,您应该比谁都清楚。宗主这般问我,是想得到一个答案?”

    韦庄叹息一声,然后坐回了位置上,“你说的不错,今天的情况你也是看到了。”

    王浩点头。

    “枉我宗门自诩儒生,可近来来,门人心浮气躁,争强斗狠,不比其他宗门差。而我山河院中的功法,大多对心境要求极为严苛。所以百年来,六艺脉渐渐分化,竟然无人再能同修六艺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会如此?”

    “你也登过天梯,能够点亮六艺,便说明你在六艺上有着不亚于我的天赋。有天赋并不代表着能六艺皆修,修行六艺的过程中,需要将心境即使转化。

    而门人现在大多只精通一艺。有些优秀的弟子,能同修三艺已经算不错了。而这一切的源头正是他们的心境乱了,往往陷入一种心境中无法走出。”

    “宗主您觉得我能做到?”

    韦庄点点头,“你不仅六艺皆通,并且还能掌握道心,而剑灵体还会让你保持本心,所以不会受到六艺功法对心境的干扰。日后,这六艺功法都会悉数交于与你,你尽管修行。”

    王浩刚欲说什么,被韦庄抬手阻止,他继续说道:“当然,我也有私心,希望你能够发现六艺功法的缺陷,并且能够完善他。”

    韦庄说完,从椅子上站了起来,竟然朝着王浩揖礼。

    王浩惶恐,赶紧回礼。

    “您对我有恩,师傅又对您极为信任。既然您如此相信我,那我愿意一试。”

    韦庄听闻,欣慰地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此外,现在你已是恤字一脉的首座了,身份地位也水涨船高,日后在门中行走,不用太过拘泥。若是有人挑衅,均可向我禀报,我来为你出头!”

    “怕是宗主想让我这个小娃娃当山河院的清流吧。”王浩可听得出他背后的意思。

    韦庄一窒,随后笑了出来,连连摇头道:“和聪明人说话,话里果然不能藏着东西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能相信你么?”

    王浩拱拱手,“您给我的这份恩情,值得我为宗门这么做!”

    韦庄点点头,半天才吐出一个好字。

    山河院的乱象,韦庄一直想要革新,以此让山河院重回巅峰,如若不然的话,那百年之后,怕会被后来者居上了。

    让年仅六岁的王浩成为一脉首座,韦庄知道,从今之后,山河院定会发生一些变化。

    而王浩也知道,他的人生轨迹也因为答应了韦庄而发生了变化!

    一切,即将革新……

    山河院之中,机构设立庞杂。

    整个山河院之中,六艺算是顶尖的机构。而后面的六行和六德各脉,都是一些事务性的机构。

    日常负责监督弟子的行为和德行。

    真因为分化太过细致,所以也暴露出了许多问题。

    六艺的几个首座,多次提议韦庄将六德和六行各脉合并。不过六德六行各脉又相互联合,也向韦庄提议将六艺合并。

    一来二去,双方在这个问题上便耽搁了下来。

    王浩被任命为恤字一脉的首座,在这个情况之下,就显得不那么紧要了。

    保卫宗门,传授功法这些紧要事情,还是必须交给六艺各脉了。

    所以六行和六德的各脉首座,往往都是来头大,权利小。

    王浩带着四个侍从出了大成殿便一路往西,穿过一个个院落,翻过几座山才抵达目的地。

    恤字脉的山头想必视野之中的六艺几脉要小上不小,山头也是低矮的,毫无气势。

    王浩看着前方的一个庞大建筑群,门口挂着一面破破烂烂的旗帜,上边写着“恤”字。

    看到眼前这一切,他倒觉得一切都那么顺眼。

    “师……首座,为何无人迎接咱们!”程子幕问道。

    王浩轻笑一声,反问道:“子幕,山河院之中,你觉得何处才真的讲六德、六行?”

    程子幕一怔,却是一旁的苏映雪抢先回道:“首座您的意思是这些都是形式,而真正让人敬重的其实还是实力吧?”

    王浩转过头去,看着苏映雪,他倒是没想到在山河院中也有这种思想离经叛道的弟子。

    苏映雪被他盯得不知所措,俏丽的脸颊一红,以为自己说错话了,刚要自责便被王浩打断了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不错,你看,不管是宗主也好,还是这些首座也好,哪一个不是各脉实力的最强者。”

    听闻王浩这样说,苏映雪放心下来,胆子也大了不少。“那首座打算如何应对?”

    “应对?为何要应对,现在我是恤字一脉的首座,就算我实力再不济,但身份地位摆在那里,他们最多只能阳奉阴违,真要当面发难的话,量他们也不敢!”

    说罢,他顿了顿又说道:“我交给你们一个任务,务必做好。”

    四人一听有任务了,立刻站直了身子,然后朝着王浩齐齐拱手。

    “对于你们是我侍从的这件事,想必他们不知,他们大可隐藏身份,和那些锻体期弟子混在一起,也好探探他们的口风。”

    “那接下来该如何做?”曲瑾轩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务必要和他们打成一片,我会为你们提供资源支持的。”王浩说着,从乾坤袋中摸出一大把的灵玉。

    看着这些被王浩随意摸出的灵玉,四个人眼睛都发直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首座,这可是上等灵玉啊,别说我们这些炼体弟子,就算是开光期的师兄身上也没有。”段雨辰惊呼道。

    王浩当然知道上等灵玉的价值,不过骆孤云给他留下的乾坤袋中还有很多,这点算是冰山一角了。

    对此他丝毫不觉心痛,“你且说这些东西能起到作用么?”

    几个人连连点头,程子幕站出来向王浩承诺道:“首座放心,不出五日,我们定当完成首座的任务。”

    王浩点点头,这这几个人极为满意。

    随后,他们便按照机会散了去,而王浩则是独自前往自己的新的住处。

武魂让我开局就无敌最新章节地址:https://www.soshuwu.net/book/WuHunRangWoKaiJuJiuWuDi.html

武魂让我开局就无敌全文阅读地址:https://www.soshuwu.net/WuHunRangWoKaiJuJiuWuDi/

武魂让我开局就无敌txt下载地址:https://www.soshuwu.net/txt/WuHunRangWoKaiJuJiuWuDi.html

武魂让我开局就无敌手机阅读:https://mm.soshuwu.net/WuHunRangWoKaiJuJiuWuDi/

为了方便下次阅读,你可以点击下方的"收藏"记录本次(第176章 说话)阅读记录,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!

喜欢《武魂让我开局就无敌》请向你的朋友(QQ、博客、微信等方式)推荐本书,谢谢您的支持!!(www.soshuwu.net)

上一章:第175章 坚持 武魂让我开局就无敌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:第177章 抱歉